沉痛怀念老一辈速记工作者——章岩


惊悉章岩同志不幸逝世的消息后,深感悲痛,噩耗传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章老是延安时期老一辈速记工作者,一生为党和国家作出重要贡献的速记专家。她既是我最崇敬的在毛主席身边工作过的速记员,也是曾经指导我学习速记的恩师和人生成长的学习榜样。她对我们新一代速记人的关心和爱护,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2002年8月,我应邀到兴城参加辽宁省速记研究会学术年会其间,在张玉衡秘书长的引见下,我见到了有着速记传奇故事的章老。她精神矍铄,谈笑风生,虽然是原省政协副主席,但十分平易近人。看到我是速记年轻人,她非常高兴地说:速记事业后继有人!鼓励我要把速记学习好、应用好、交流好。从此以后,我们就成了速记人的忘年之交。每次通过秘书传达预约来章老家中时,她都是提前亲自站在门外等候多时,使我万分感动。让到客厅就坐后,先是请我吃桌上摆放的各种干果和糖果,品尝她从河南家乡捎来的花生米,问我好吃不好吃,接着就是关心我的工作和学习速记的情况,非常和蔼可亲。为了不影响章老休息,会面不宜时间过长,临走时,章老执意亲自送到门外,握手告别。

 

共同的速记架起了老一辈与新一代速记人之间良师益友的桥梁,章老又是为我倾注心血的第三位速记老师。从高中读书时起酷爱速记到1984年,我在部队先后拜《汉语速记》作者陈新及何光汉老师为师学习手写速记,掌握了葛式流线体速记的技能。为了借鉴多种流派手写速记,2007年,在速记专家赵连山的引荐下,我与其侄女共同拜章老为师,学习汪怡《简式速记学》。拜师那天,章老问我:你不是已经学会了一种速记了吗?我说:是的,我还要学习您在延安为毛主席做记录的那种(花瓣式)速记。章老听后非常高兴,先后几次一一讲解了汪怡速记的速符大小比例及写法,认真批改练习本,至今使我难以忘怀。章老把速记毫无保留、无私奉献的传授给下一代,她对速记的敬业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敬仰,激励我们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发扬光大。

 

特别是沈阳速记速录研究会成立以来,章老担任研究会顾问期间,她曾多次亲自带领辽宁省速记专家来到研究会指导工作,提出建议和意见;经常关心速记速录培训情况,多次与学员促膝谈心,鼓励学员学好速记速录,做好会议服务工作,对研究会速记速录事业的发展寄予老一辈速记工作者的殷切期望。

 

对章岩同志的不幸逝世,沈阳市政府地方志办公室、辽宁省速记研究会秘书长张玉衡悲痛地说:一位令人敬仰的老革命又离开了我们,但她的敬业精神,平易近人的作风,尤其是对我们这些速记人的关心和爱护,都永远驻留在我们心中,愿她老人家一路走好;延安速记研究会理事长常锋发来信息:看到章老不幸逝世的消息,整个下午心情极差,回想与章老在一起的时光,不禁悲痛不已……

 

记得章老上次来延安,笫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联系我,见面第一句话就说:小常,我又回家了!延安速记研究会为章老设宴庆贺她八十大寿,并向她赠送了致敬卡,那天章老很开心……

 

章岩同志的不幸逝世,是辽宁乃至我国速记事业的巨大损失,愿章老一路走好,我们速记人永远怀念您!

章老千古!

                          2017年11月13日于沈阳


张迅  速记工作者,中国中文信息学会速记专业委员会手写速记专家委员会委员、沈阳速记速录研究会理事长、《辽宁速记网》主编。从事速记30余年,致力于传承手写速记
 


                                    追忆章老   

                                            唐可为


惊闻章老不幸离世的消息,久久不能平静,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想起与章老的短暂相处,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知道章老,是因为速记:1985年初,“延安时期老速记工作者座谈会”在北京召开,章老出席,那是一个低调随和的老人。

 

看望章老,是因为敬仰:2006年春,沈阳国际速录速记研讨会圆满结束后,在沈阳速记速录研究会领导的陪同下,部分与会代表冒雨前往章老家中看望,送上一盆“万年青”,章老,一个对速记充满感情的老人,满怀喜悦地说:“愿速记之树万年常青”。

 

再访章老,是因为亲切:2009年夏,北京第47届国际速联大会在北京举办,章老等令人尊敬的速记前辈们相聚北京,共同回忆我国速记事业的发展,共同见证我国速记事业的壮大,老友相逢,倍感亲切……没想到,那竟是我与章老最后一次见面。

 

由于相隔遥远,事务繁忙,不能做到常常去看望章老,倍感遗憾。中国的速记,是伴随着中国共产党的成长历程而成长,伴随着祖国的强大而壮大起来的,这一切,章老都亲历了。

 

无论是作为一名离休老党员,还是作为一名老速记工作者,章老的品德和情怀都令我敬佩和景仰,章老的音容笑貌令我难以忘怀。我的手中是沉甸甸的速记接力棒,在缅怀章老的同时,更感到责任的重大。

 

身为速记专业委员会主任、速记协会理事长和亚伟速录总裁,一定要进一步发扬老一辈速记工作者的精神,弘扬速记的精神,把速记事业进一步做大、做强,不辜负历史的重任。

 

连日来,组织2017全国中职文秘速录大赛,看到一批又一批年轻人加入到速记大家庭,心中更加感慨:我们的速记事业是后继有人的!

章老,您安息吧,速记之树一定会万年常青!

 

2017年11月18日  于北京

 

 

谨记章老遗愿 愿速记之树常青   廖清

 

 

2006沈阳国际速录速记研讨会圆满结束后,带着对我国速录事业未来的美好憧憬,带着对老一辈速记工作者的崇敬,满怀者喜悦和敬仰,在沈阳速记速录研究会领导的陪同下,外交部档案馆馆长廉正保、辽宁公安司法管理干部学院副院长孟翔飞、速录中心主任李晓棠、北京市速记协会韩珠璇、唐可亮、唐可为、山鹰、廖清以及中央电视台编导兼摄像苑东建等与会代表冒雨来到延安时期老速记工作者,原辽宁省政协主席章岩的家中看望这位为党和国家作出重要贡献的速记专家。

 

章老家中整洁而干净,墙上挂满了字画,显得大方、雅气。章老精神矍铄,谈笑风生,非常高兴地把大家让到客厅就坐,与同志们一一握手、合影,询问速记、速录的情况。章老兴奋地拿出一本厚厚的旧相册,大家围坐在章老社身旁,与老人一起翻看者张张老照片。老人感慨地回忆着她与唐老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关切地询问唐老的身体状况。得知亚伟中文速录机获奖的消息,老人频频点头表示祝贺。望着周围的这些年轻人,老人欣慰地说:速记事业后继有人!

 

在愉快的气氛中,章老忘记了疲倦,与大家不停地交谈并合影留念。快门记录下这温馨的时刻,老中青几代速记人欢聚一堂,共同企盼美好的未来。

 

为了不影响章老休息,会谈不得不匆匆结束,老人亲自送到门外,恋恋不舍地一一握手告别,门口摆放着辽宁公安司法管理干部学院特意准备的送给章老的盆景:一株枝繁叶茂的榕树,树干冲出花盆,傲然升起,延展向远方……“这是什么树?”章老问,众人异口同声地回答“万年青!”“好!愿速记之树万年常青”,老人的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把众人送上车,挥手告别。

 

是啊,这株象征着速记事业兴旺发达的树木,又何尝不代表着我们所有速记人的心愿呢——愿速记之树万年常青!


【免责声明】: 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 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不慎侵害到您的相关权益, 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使用本网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相关文章